9 3月
聚焦两会|这次两会上,曾庆洪汇报了什么,提了哪些提案?
功夫auto

  2018年3月7日,全国人大广东代表团审议会上,迎来了一位重磅人物——习近平总书记。


  总书记充分肯定党的十八大以来广东工作,要求广东的同志们进一步解放思想、改革创新,真抓实干、奋发进取,以新的更大作为开创广东工作新局面,在构建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体制机制、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形成全面开放新格局、营造共建共治共享社会治理格局上走在全国前列。


  来源:新华网摄影:盛佳鹏


  在审议前,总书记与第十三届全国人大代表,广汽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曾庆洪亲切握手。而曾庆洪,也向总书记简单汇报了广汽的情况。

据曾庆洪介绍,在这次汇报中,曾庆洪着重介绍了广汽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情况:包括正在推进新能源车、智能网联汽车,而这也是今后汽车行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一个主要方向。同时,广汽的新能源车、智能网联汽车已经上市。


  听取完汇报后,总书记很高兴。


  人大代表曾庆洪为本次会议准备了什么提案?


  在新时代的大背景下,2018全国两会除了揭示出国家的最新政策导向与热点风向,也是第十三届全国人大代表们积极履行职责,充分发挥代表作用的重要时刻。




  而作为第十三届全国人大代表,广汽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曾庆洪,更是已经连续第二届当选全国人大代表了。


  尽管如此,曾庆洪却对全国人大代表这一神圣职务保持着执着、认真、负责的态度。


  据功夫AUTO从广汽集团方面了解到,本次“两会”上曾庆洪立足本位,聚焦汽车产业新时代的难点痛点,提出了“加快自动驾驶汽车立法推进合法道路测试”的建议。


  另一方面,曾庆洪作为广汽集团的“一把手”,对“国企改革”这个受到广泛社会关注的问题自然也是颇有心得。结合目前国企普遍的实际情况和广汽集团的成功经验,曾庆洪还在本次“两会”上提交了关于“鼓励国有企业员工持股”和“加快推进国有企业职业经理人改革”的建议。


  这一系列建议,无疑均体现了曾庆洪作为汽车专业人士对行业的深刻理解,另一方面,也体现出了曾庆洪作为国有企业高管的担当。


  聚焦自动驾驶汽车立法

  推进合法道路测试


  在曾庆洪本次两会的提案中,关于自动驾驶汽车立法和推进合法道路测试的建议被曾庆洪放到了最为重要的位置上。


  在曾庆洪看来,随着智能网联汽车技术的积累发展,自动驾驶汽车已逐步走出实验室,未来使用公共道路测试,乃至推广过程中的销售、使用、保险、服务配套等各诸多环节,都需要法律法规予以保障。


  但是,我国对汽车道路管理的相关法律法规主要系基于传统汽车的技术背景制定,一些规定无法适应自动驾驶汽车发展的需要。




  另一方面,针对自动驾驶汽车的专门规定法律位阶较低,立法进展相对较慢。


  面对这种问题,曾庆洪认为,国家可以通过授权试点,为自动驾驶汽车发展创设法制空间。同时建议在确保安全的前提下,制定自动驾驶汽车管理暂行条例,对包括道路测试、生产者与销售者责任、消费者权益、购买保险等自动驾驶汽车发展相关问题作出规定,为我国自动驾驶汽车产业的发展创设良好的法制空间。


  在推进自动驾驶汽车测试方面,曾庆洪认为发展的关节点是公共道路测试。广大研发机构只有获取更多实测数据,才能赢得技术领先优势。




  为支持我国相关产业抢占国际竞争高地,必须加快制定智能驾驶测试法律专项法规,提供更多政策及法律支持。


  因此,曾庆洪建议一是尽快建立道路测试许可认证标准,对经检验符合自动驾驶汽车特定技术标准的产品,准予其在一定条件下利用公共道路开展测试;二是赋予测试车辆一定的豁免权,如对通过技术认证、取得上路测试许可的自动驾驶汽车的驾驶员在驾驶过程中实施的放开双手操作等测试行为免于追究或处罚。


  建议有关政府部门加大对自动驾驶汽车的研究力度,研讨新的管理制度和法规,如公安部门可关注驾驶员驾驶行为的相关法规,工信部可关注车辆安全与涉及车辆安全强制认证方面的法规,质检总局可关注产品召回中关于产品安全的法规等等。


  在功夫AUTO看来,曾庆洪的这些建议,无疑深刻地切中了我国自动驾驶领域当前面临的一大发展障碍。


  对自动驾驶领域乃至整个中国汽车产业来说,假若曾庆洪的所反映的问题得到很好的解决,将在法制层面上为自动驾驶的发展提供有力的保证,并且为相关企业的发展提供加速作用。


  国企改革进入“深水区”

  推进员工持股、职业经理人制度是关键


  作为深化国企改革的先行者,依托广汽集团在这一工作中探索积累的实际经验,同时,结合国有企业改革过程中出现的两大痛点,曾庆洪提出了自己的建议。


  首先是国有企业改革中员工持股问题。


  曾庆洪认为,目前国有企业员工持股改革试点依然存在制度供给不足、“放”“管”关系不够协调、试点规则有非必要限制、税收支持政策不健全等问题。


  针对这些问题,曾庆洪提出了三大对策:首先,是加快建章立规,推动员工持股法制化。然后是处理好“放”、“管”关系,营造鼓励改革的氛围。


  具体来说,就是要明确改革主体,落实改革责任。制定改革负面清单和激励改革、保护担当的容错制度,改变“政府想改很难改、企业想改不敢改”的现象。


  其三是放宽试点名额与规则限制,同时完善税收支持政策。


  在曾庆洪看来,当员工持股制度得到顺利推进,将大大改善国有企业机制不灵活、激励不充分的问题。


  同时有利于提升员工积极性和核心团队稳定性,有利于促进企业与员工共建共享、更好地体现国有企业职工的主人翁地位。


  另一方面,中国经济步入新常态,本质是生产要素结构发生了重大变化。企业家才能作为生产要素之一,对经济发展具有越来越重要的意义。


  国企改革进入“深水区”,面临的另一个问题,就是国有企业职业经理人制度需要加快改革。


  当前国企存在职业经理人选用、激励、约束机制不健全,差异化的薪酬管理制度未建立,导致人才严重流失。


  为此,曾庆洪认为,一方面,要建立“能进能出、能上能下、能高能低”的选人用人和薪酬分配制度;另一方面,要加快出台改革时间表和实施细则,鼓励各省市选择合适企业先行试点,探索容错。